把握8337機遇 建設生態屏障 甘做生態愚公
2013-10-17

內蒙古天龍生態環境發展有限公司 總經理 崔貴明

  在咱們中國人的觀念里,十二年是一個輪回,它足以讓一位少年走向成熟、讓一家企業走向成就。對于內蒙古天龍生態環境發展有限公司而言,十二年里,只做了一件事:治山造林。但天龍生態認為這一件事,足以將團隊磨練成熟,將企業推向成就。

  一、治山,治的是石質荒山——大青山。

  眾所周知,大青山是我國北疆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在涵養水源、保持水土、屏護山前河套平原乃至華北平原方面都具有及其重要的價值意義。但由于近幾十年來嚴重破壞,生態功能已變得極其脆弱。因此,恢復、保持大青山生態屏保的作用,對于內蒙古金三角(呼、包、鄂)地區甚至京津和華北平原的經濟、社會、環境發展起到巨大作用,是全面貫徹響應國家號召生態環境建設的具體體現,更是落實我區“8337”重要發展戰略,將自治區“建成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的具體實踐。
  2001年天龍生態積極響應包頭市政府“大青山南坡還綠項目”的號召,參與治山造林,當時與天龍生態同行的企業四十多家,但因為“樹種不活、錢賺不上、人耐不住”,堅持到最后的企業所剩無幾。
  在最初階段,天龍生態也是依靠集團旗下7家公司的盈利用來貼補這一生態事業,累計投資共計6億元,身邊的朋友也曾勸過我們放棄,甚至揶揄我們是“愚公”,但天龍生態從未有過放棄心理,始終堅持心中的“生態夢、綠色夢”,在天龍生態心里,“愚公”沒什么不好,我們就是要做一個真真正正的生態愚公!
  12年的治山造林,天龍生態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通過特殊的造林技術和節水灌溉方法使這座山綠了70% ,林木成活率穩定在95%,昔日因為多年過度放牧、采樵、開礦變成的“禿子山”,又變回了草木繁盛、名副其實的大青山,這幾年狐貍、狍子、野山雞等絕跡多年的身影也在山中頻頻出現,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正在逐步恢復。
  與此同時,天龍生態修復大青山所帶來的生態價值更是不可估量:凈化環境、吸附二氧化碳約2.16萬噸,在為構建城市天然氧吧、改善局域氣候、三北防護林建設、京津風沙源治理、內蒙古自治區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等方面樹立了堅實的生態基礎。
  這一成果堅定了天龍生態繼續建設生態屏障的信心,雖然過程艱難、但是帶來結果是令人欣喜的。

  二、造林,造的是科技創新——超旱生林木

  大青山因土壤稀薄、干旱少雨、風沙與土、水、 肥流失危害十分嚴重,加之堅硬的巖體且極易發生泥石流,其生態環境極度惡劣,一般的樹木根本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下存活。
  面對這樣的自然條件,天龍生態與北京林業大學、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新疆八一農學院、蘭州荒漠凍土研究院等國內頂尖生態研究教育機構建立戰略聯盟,創建一支集超旱生林木研究、抗旱綠化技術管理、節水工程管理、水利研究、土壤研究、肥料研究、苗圃管理等為一體的全方位科研團隊。
  為了找到“種得活的樹”,天龍科研團隊花費十年時間,在干旱區域“引種、選育、組培、試種”并推廣旱生林木,深入內蒙古、新疆、甘肅、青海、寧夏等干旱荒山地區采集樹種,目前已擁有耐旱、耐寒、耐風沙、耐貧瘠的喬、灌樹種約30余種,其中40%為國家級保護植物,為超旱生林木的全國推廣奠定了豐富的科研基礎。
  在年降水量不足200mm的干旱荒山生長環境,超旱生林木節水技術能夠充分發揮其價值,極佳的保水性和抗蒸騰性,只需利用天上水和地表水滴灌即可成活,每畝每年至少節約10噸用水量,而超旱生林木成長率比普通的林木的成長率也高出3倍,而維護成本僅為傳統綠化的10%,具有極高的推廣價值。
  憑借超旱生林木的節水耐旱特性,天龍生態已將超旱生林木推廣應用于工礦廢棄地、煤復墾等難以攻克的生態修復領域中,并將節水抗旱美觀的生態林運用于北方城市綠化中。超旱生林木是中國乃至全球干旱荒山生態修復治理、是可復制、可推廣的最佳解決方案,實現了僅旱生苗木銷售過億元的目標,可以說初步實現了綠色與發展雙贏的目標。

  十二年治山造林的經驗告訴我們,種樹不能靠國家、靠小家,要靠市場、靠大家。如今正逢自治區8337戰略發展期,天龍生態將深入落實貫徹8337戰略,發揚生態愚公精神,建設北方重要生態屏障,在綠色與發展雙贏的良性的驅動下,繼續踐行美麗中國夢,更是實現我們心中“創造綠色空間、再綠幾座生態山、再造幾座生態城”的綠色夢想。
  正如天龍人一直堅持的——“綠色的夢,再小,也精彩”。

欧冠几年举行一次